您的位置:pg电子app首页 >财经 >

准油股份自曝资金压力 出售子公司扭亏却未经股东大会审议-pg电子app

2022-06-30 17:16:5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上市公司大股东向上市公司借款并不罕见,但成本高达13.5%,就很少见了,准油股份大股东湖州燕润(有限合伙)就是这么做的。表面上看似暂时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压力,但实则增大了上市公司的财务成本。

准油股份的大股东系“中植系”旗下公司,其还是宇顺电子、st天山等多家小盘股的大股东。近几年,这些上市公司普遍面临营收不振,有的甚至存在退市危机。

向大股东借款年息或达13.5%!

准油股份自曝资金压力

近两年,有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出现现金流紧张情况,为缓解压力而多方面筹资来纾困,部分公司的大股东有时也会给予资金支持,譬如准油股份(002207.sz)不久前的一则公告就显示: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同意向控股股东湖州燕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借款不超过3000万元,每笔借款期限≤12个月,年化借款利率不超过13.5%;5月下旬,已与燕润投资(有限合伙)办理了资金使用手续,借入第一笔资金650万元、实际资金利率为11%/年。

公告坦言:受疫情反复、客户结算方式调整等因素影响,公司业务回款时间加长、资金回流缓慢,导致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多;同时由于偿还银行贷款、新贷款需在公司年报披露后才能启动办理手续,目前正在办理过程中;近期各项业务陆续开工、垫付款项增加,造成公司流动资金周转紧张、出现了短暂的“青黄不接”局面。为此上市公司也采取处置在建工程资产组等方式,尽量取得低成本资金支持。

据公司财报,准油股份去年的利息费用为246万元,而今年一季报也显示,一季度利息费用为57万元。按照前述公告约定的方案,如果上市公司用满3000万元额度,依据年化利率11%~13.5%测算,全年利息支出在330万元~400万元,对于近两年扣非后归母利润持续亏损的准油股份而言,财务压力陡增。

高息向股东借款或成“双刃剑”

有良心大股东借款成本仅4.35%

湖州燕润(有限合伙)向准油股份的借款成本是否过高、关联交易是否有向大股东输送利益的可能?从独立董事汤洋、李晓龙、刘红现的意见来看,似乎并无不妥。不过若横向对比来看,准油股份向大股东借款的利息确实太高了。以*st天龙(300029.sz)为例,《红周刊》注意到,存在退市风险的*st天龙去年公告向控股股东大有控股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构成关联交易,“借款利率参照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水平,年化利率为 4.35%”。

股东借款成本过高,加大上市公司的财务成本也是有先例的。2018年8月,《红周刊》特约攥稿人陈绍霞曾就荣盛发展(002146.sz)“向大股东借款利率为何大幅攀升”一事做出分析,当时该地产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借款70亿元,期限在12个月内、利率不超过9.5%。而在这之前,荣盛发展向大股东借款的成本尚仅为5.7%。前后两次借款,成本飙升了380个基点。此外,与第二次借款前后债券市场融资成本7.3%~7.5%相比,上市公司从大股东处借款的成本明显更高。如此情况不仅存在向大股东利益输送嫌疑,且也从侧面反映市场融资环境和公司的融资压力均有明显恶化。

一语成谶,从当时到现在,荣盛发展的债务成本明显上升、股价腰斩,2021年业绩“翻脸”巨亏50亿,目前商票已逾期,债券兑付的压力很大。

出售子公司扭亏却未经股东大会审议

业绩影响测算“变脸”,收深交所监管函

公开信息显示,准油股份的大股东湖州燕润(有限合伙)的gp为湖州明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马俊琴。准油股份目前的董事长罗音宇去年3月上任,他和公司大股东关系密切——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中植企业集团首席资源官兼中植能源集团董事长。

到目前为止,准油股份的困境仍未得到扭转——据一季报,准油股份实现营收仅2486万元,正如公告中“采取处置在建工程资产组”的表述,今年一季度公司通过出售子公司准油天山,同比实现扭亏。

在出售准油天山的过程中,上市公司去年底公告,预计对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的影响额为-219万元,且无须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但2月底公告又称前次披露未考虑外币报表折算差额对当期损益的影响,出售准油天山对公司2022年损益的实际影响额为3215万元,触发股东大会审议门槛。

对此,深交所在3月份指出:准油股份信披不准确、未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也未向交易所提交豁免股东大会审议申请,据此对准油股份出具了《监管函》,要求公司及董监高及时整改。

股东扫货a股小盘股结果如何?

宇顺电子、st天山等存保壳压力

湖州燕润(有限合伙)的上层公司还是宇顺电子(002289.sz)的大股东,持股20%。另外综合上市公司近期公告,湖州燕润(有限合伙)的大股东还和st天山(300313.sz)、浙商中拓(000906.sz)、融钰集团(002622.sz)等上市公司发生业务关系,包括股权收购、信托贷款融资担保等形式。上述公司有一个共同点,基本都是小市值公司,且不少面临较大的经营和保壳压力。

譬如宇顺电子的发展就不顺利:大股东2015年以25元/股的成本受让了部分股份 投票权委托的方式控制了公司,但之后宇顺电子股价节节下跌,目前仅7.7元。而且在去年底,宇顺电子耗资9亿元的收购案 配套募资5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被证监会否决。在之前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指出要求对大股东认购资金的来源、标的资产未来盈利的稳定性等20个问题做出重点解释。

宇顺电子2020年以来持续亏损,今年一季度总营收同比下滑,只有3131万元,保壳的问题远未解决。不过这挡不住其资本运作的野心,公司近期在积极筹划资产并购,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凯旋门控股有限公司、白宜平合计持有的深圳前海首科科技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向公司控股股东中植融云(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利好刺激下,股价在近期连续两个涨停。

st天山也存在类似的困境:公司主业为畜牧业,去年营收1亿元出头,今年一季度营收只有1251万元,去年到今年一季报也持续亏损。公司2021年报同样被深交所问询,要求就毛利率大幅下滑且亏损的原因及定价公允性、存货金额及跌价准备是否充分、关联交易是否必要等问题做出详细回复。按照2020底年修订后的《退市新规》中“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者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组合财务指标的要求,st天山的保壳压力不小。

标签:

精彩推送
热点推荐
大家爱看 to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