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pg电子app首页 >产经 >

疫情下的江苏文旅新业态系列报道汤山“寂静”之下的孕育-pg电子app

2022-03-24 15:03:45 来源:潇湘晨报

南京东郊的汤山向来是苏南乃至整个江苏度假旅游市场的晴雨表。自去年南京禄口机场疫情至今,汤山文旅业正经历着近三十年来不多见的漫长冬季。

汤山属南京市江宁区,地处长江与秦淮河东源句容河之间,丘陵起伏,山水秀丽,温泉是此地最具吸引力的旅游资源。1500多年前的南朝时期,汤山温泉就已成为皇家的沐浴度假之地。刘宋的江夏王刘义恭曾作《汤泉铭》,萧梁时被封为御用“圣泉”。近代以来,南京汤山与西安骊山、北京小汤山、广州从化并称国内四大温泉。因此,这座古镇的温泉度假产品一直极为知名,游客慕名而来,络绎不绝。 无论传统的温泉度假村、温泉度假酒店还是新近开发的温泉民宿,每逢秋冬,往往一房难求。汤山颐尚温泉曾是每年冬天上海游客举家结伴而来的“泡汤圣地”,持续了十余年。汤山猿人洞、阳山碑材、水魔方水上乐园等汤山的历史文化与休闲体验旅游项目也吸引了大量游客。然而,起于2020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令汤山文旅业的稳定上升曲线戛然而止。

“全国著名温泉度假目的地”的品牌地位其实是一柄双刃剑。这既意味着正常情况下极大的客流量中,来自外省外市的中远途游客比例很高,是一种优势,但也隐藏着软肋——一旦外地游客因为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而减少,将难以弥补。就此而言,汤山文旅业的创新尝试,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江苏文旅业在疫情下突破的普遍诉求。

“寂静”背后的压力

汤山紫清湖温泉度假酒店

3月4日,南京最新一轮疫情尚未开始。这一天是周五,对旅游业来说是周末黄金时间的开端。在汤山目前知名度最大的紫清湖温泉度假酒店,临近中午,一小时里仅有二三十位客人往来。十二时许,中餐厅里坐了三四桌食客,上座率大约1/5。度假村核心地带的紫清湖畔,也只有零星几名游客,不远处的马戏团表演则处于歇业状态。 汤山温泉房车营地是目前江苏最知名的房车营地之一,当天下午几无游客,一排排拖挂式房车全部空置。去年秋天刚开园的江苏园博园,一个半小时里约有数十位游人,人气稍高,但分散在偌大的园区里,也难觅踪影。网上颇具人气的“匠村卧香”温泉民宿,房价八折,住客依然寥寥。

寒意未消,春色渐浓,这是以往文旅——尤其是温泉度假市场热度迅速回升的好时节,汤山度假区却显得十分沉寂。据业内人士介绍,从2020年2月疫情发生开始,这种“寂静”已延续了两年多,去年秋季以来愈发明显。

紫清湖旅游区负责人对2020年疫情发生之初市场的“断崖式下跌”记忆犹新。他告诉记者,不仅是紫清湖,整个旅游业界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特点都不了解,预判可能会像2003年的“非典”一样,几个月就会结束。当时紫清湖还处于开业之初的大规模投入阶段,资金不宽裕,压力很大。两年来基本是投资人在承担压力,去年秋冬才刚刚有所缓解。该负责人介绍,疫情前的2019年,紫清湖单日游客量最高可逾6000人,而近两年即使节假日,最高也只能达到3000人左右。2020年,紫清湖酒店营收比2019年下滑约30%,2021年比2020年增长了约15%,与疫情前仍有明显差距。紫清湖野生动物世界历经几年打造,总投入近10亿元,去年6月底正式开园,恰逢南京禄口机场疫情,至今运营情况远不及预期。

汤山温泉房车营地是国家体育总局认定的“五星级自驾运动房车营地”、国家文化旅游部认定的“5c级自驾车旅居车营地”。总经理陈永仙介绍,自2016年开业以来,该营地一直以外地自驾游客为主,受全国及各地旅游市场需求影响较大。去年房车入住率仅为2019年的三成。与此同时,经营成本却在不断上升。如温泉酒店所用的集装箱,疫情之前约8000元/个,疫情发生后,受制于物流,已涨至16000元以上。一些房车企业概念炒作式的促销也给房车游市场带来了负面影响。抖音、快手、b站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为数众多的“房车穷游”视频,便是这种炒作的代表。

客流降级 需求升级

对于汤山文旅企业而言,“寂静”的背后不仅有压力,也有市场需求的结构性变化。多家企业老总告诉记者,国内疫情防控限制各地居民跨省、跨市出游,严格限制海外游客入境,使得南京本地及周边城市的散客成为汤山旅游的新核心群体。据紫清湖旅游区统计,去年,来自周围半径150公里内的游客收入同比增长约15%,半径50公里内的游客收入增长最为显著。本地及周边客流的新增数量虽然难以填补以往中远途及境外游客的流失,但其整体旅游需求在明显增加。

专家认为,原因一方面在于疫情,严格防疫规定下出游机会减少,时间缩短,游客对单位时间内的消费档次反而在上升;另一方面,本地游、周边游相对“高频”,游客对传统的旅游产品较为熟悉,因而对差异化体验有着更高的期待。紫清湖旅游区负责人用一句话概括这种新的变化:“客流降级,需求升级。”他分析认为,疫情期间很多游客愿意为了体验升级花费更多,这并非偶然,将会是一个长期趋势。紫清湖酒店原有400间客房,其中普通房型的人均价格大约为200元~300元,带私汤的湖景别墅房型为1000元~2000元。他表示,从入住率来看,去年以来,房型越高端越供不应求。

为留住这些本地及周边游客,近两年紫清湖旅游区已做出了不少改变。去年开业的动物园填补了夏日温泉淡季的旅游产品空缺。地下一层,全新的儿童游乐园已建成,卡丁车、儿童餐厅等一应俱全。近期推出的“泉粉·踏青季”“泉粉·女神季”活动,在携程、美团等在线旅游平台上人气颇旺。动物园 亲子娱乐 时尚休闲 康养……通过新增一系列体验性项目,紫清湖正逐渐向一站式家庭出游平台转型。 汤山温泉房车营地的自我调整与紫清湖相似,原本的特色服务——茶园温泉、草坪音乐广场、自助烧烤区等,正成为其核心旅游产品,并正在逐步打造房车游综合体,集房车生活体验、房车文化展示、户外露营等多种功能为一体。陈永仙告诉记者,疫情发生两年多来,温泉与酒店已成为营地收入的主要来源,因此,营地正考虑发掘房车游的新增长点。

园博园悦榕庄酒店

疫情期间,文旅需求升级的新趋势在地处汤山的江苏园博园也有最新体现。作为目前江苏档次最高的常态化园艺景区,该园去年秋季开业,引进的悦榕庄、万豪傲途格、丽笙精选等多家豪华酒店消费价格颇高,但客流不小,入住率不低。以其中定价最高的园博园悦榕庄酒店为例,平日房价在6000元左右,餐厅消费每位约400元。春节期间房价上调至10000元以上,入住率平均为80%,普通房型甚至供不应求。3月4日下午,记者在酒店大厅看到,客人往来不断,远多于园博园的游客,门口的停车场也基本没有空位。据悉,截至3月初,在国内所有“悦榕庄”品牌酒店中,该酒店房价最高,平均入住率也最高。

矿坑旁的园林与六星级酒店的启示

六朝风格的南京园,景阳楼飞阁高檐,沐浴在初春的阳光下,凭栏俯观高台下的苏州园、无锡园、常州园……满园春色。崖壁下弥漫着淡淡的水雾,“生长”着一座奇异的人造森林。42株钢铁大树向天空伸展着枝条,有机玻璃的巨大树冠为林中的植物园遮风挡雨。江苏园博园里如今的风景,很难让人想象这里几年前还曾是采石矿坑和水泥厂。

园博园南京园

据了解,园博园的原址是汤山的一处老矿区,多年采石作业让附近的植被遭受了很大程度的破坏,山体的稳固性也因而受损,大大小小的碎石时常从山顶滑落。但开发者充分利用此地位于紫金山、栖霞山、宝华山、汤山环抱的地理优势,以及江苏十三座城市的园林景观与历史文化资源,在生态修复的基础上,利用矿坑、小火车轨道等工业遗存,投资33亿元,打造了一个常态化的巨型露天园艺馆。

园博园内的江南园林

苏韵荟谷、岸畔花谷、时光艺谷、云池梦谷四大花园是园博园的主体。苏韵荟谷陈列着江苏十三市的特色主题园林,也是去年第十一届江苏省园艺博览会的主舞台。布局以南京园为中心,主题为“华林寻芳”。景阳楼、天渊池、蓬莱岛之间,松柏亭亭,青山带水,定格了一千五百多年前中国皇家园林的恢宏与雅致。江南诸园均有蓝本,苏州园借鉴沧浪亭,无锡园借鉴寄畅园,常州园借鉴意园,其余各园则以江苏各地山河湖海为意趣,各有天地。围绕工业文化的时尚景观,也是园博园的独特内容。曾经的昆元、银佳两座白水泥厂的厂房,工业遗迹得以保存,筒仓里建成了一家先锋书店。175米长的采矿隧道,隧道壁上投影着当年开山采石的场景。

2020年上半年,园博园尚未完全建成,悦榕庄、万豪傲途格、万豪威斯汀、丽笙精选、洲际英迪格等全球知名品牌酒店即已纷纷投资入驻。不过两年,这里已成为集园艺、工业景观和高端度假酒店等多种元素于一体的现代化文旅综合体,吸引了高端消费者纷至沓来。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斥巨资打造的生态治理 园林观光 历史文化“三合一”大型文旅项目,建设起点高,创意设计元素丰富,拥有优质的景观与品牌形象,是江苏园博园能够吸引顶级品牌酒店入驻的重要因素。这些品牌所吸引的本地高端消费人群,虽属小众化,但需求独特,受市场变化影响很小。而且各品牌差异化定位,风格鲜明。如园博园悦榕庄酒店就建在矿坑旁,是目前国内最时尚的“矿坑酒店”。暮观落日,晨眺山崖,感受山水、历史与工业文明的变迁,体验与普通酒店迥然不同。这恐怕才是这里的奢华酒店疫情期间仍大受欢迎的根本原因。

标签:

精彩推送
热点推荐
大家爱看 top
网站地图